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拘束人生
拘束人生
桃園南崁某知名豪華社區里,擁有的是豪華的裝潢與設施,深綠色的隔音窗可以讓室內有著明亮的光線。中庭撥放著高雅的古典音樂,優雅的婦人與孩童在豪華的中庭里閑聊。在一切看來都是這幺的高雅寧靜的社區中,D棟13樓的一間80坪住宅里,剛滿24歲的祖兒正躺在舒適的床上

「嗯..嗯..嗚..嗚..」

背窩里的祖兒,臉上僵硬的表情發出痛苦的呻吟。

被人稱為神醫的張克雷,是臺北某知名醫院的著名外科手術醫生,在偶然的機會中,在桃園大廟后的情人咖啡廳認識了祖兒。

祖兒比起一般的情色女郎少了風塵味,打扮及穿著非但不俗還帶些氣質。這是克雷在其他風月場所里見到的不一樣。

在克雷瘋狂的追求以及在金錢上滿足祖兒的物慾后,兩人步入了禮堂。也過了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生活。

*** *** *** *** ***

「我先去上班,你就忍到我回來吧!哈.哈.哈...」

「不要,克雷,請你放了我吧,我不敢了。嗚....」祖兒正為著犯下的錯誤而遭受著無情的折磨。但無論如何喊叫,克雷始終是不發一語的離開了家里。


一個月前的某一天晚上,藥商老闆們在克雷家辦的轟趴,由于大伙都喝了些酒,不勝酒力的克雷早已醉倒,其中一位暗戀祖兒的同事發覺祖兒自己也早已神智模糊了,大伙借酒裝瘋的開始對祖兒毛手毛腳,挑逗使得祖兒挑起性慾,當著克雷的面與同事開始玩了起來,剛開始吸吮祖兒的乳頭,祖兒敏感的乳房神經刺激著大腦使得下體濕成一片。

祖兒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慾,大腦里好像吃了春藥般的一一吸吮著大伙的陽具,吳總便趁機脫了祖兒的套裝,將腫脹的陰莖插入祖兒的陰道。

「啊~好舒服~啊~啊~嗯~嗯」

祖兒下體得到了舒暢,卻越覺得嘴里的空虛,便將Jack的陰囊陰莖又吸又舔的,陳醫生也趁機對祖兒的胸部又摸又吸的,吸得祖兒春聲連連,更主動的邊搖擺屁股,邊替Jack口交。

「啊~啊~要射了~要射了」Jack被祖兒吸得快要射精,但祖兒似乎沒有要停的意思,卻吸得越來越快,直到Jack發出「嗚~」的長嘆,精液全射入了祖兒的嘴里,并從嘴角全流了出來。

吳總在后面捅得祖兒高潮連連,祖兒這時反而起身,跨坐在吳總身上,將吳總的大陽具對準自己的陰道插進去,自己扭動屁股把吳總的陰莖吃的緊緊的。

「啊~不行了~不行了~要了~高~潮了」祖兒發浪的越扭越厲害,吳總的精液全射到了祖兒的子宮里。

小張向來喜歡肛交,挺起陽具就朝趴在吳總身上的祖兒肛門插了進去。祖兒難過得直搖頭,肛門被撐得快裂了開來,吳總被祖兒扭著扭著,陰莖又賬了起來,祖兒下體里塞滿了兩根大陽具,下體像是快被插穿了,兩根陽具頂著祖兒丟了兩三次。

陳醫生也趁勢將陽具送進了祖兒嘴里,祖兒感受到下體滿滿的塞了兩根大陽具,張嘴主動的替陳醫生口交著。

三個人同時插著祖兒,把精液全射到了祖兒身體里。祖兒躺在沙發上,嘴角流著精液,陰道和肛門也流出白白的液體。大伙輪流干著祖兒,兩三次都把精液全射進了祖兒的身體。還和祖兒玩起身體劃拳游戲,讓祖兒自己把酒瓶塞進陰道和屁股里。

祖兒玩得太盡興了,祖兒此時已經興奮到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竟主動和大伙劃拳,大伙玩祖兒玩到越來越變態,還找了黑線把乳頭榜著吊酒瓶,把陰蒂用黑線綁起來吊酒瓶學狗爬。

大伙去的去閃的閃,Party過后祖兒全身癱軟躺在地上,兩腳無力的張得開開的,旁邊躺了幾瓶由乳頭上綁著的黑線的酒瓶,身上的吊帶襪和高跟鞋早就沾滿了他們的精液。祖兒口里和肛門一直不停的滴著大伙的混著紅酒的精液。實在太舒服了,祖兒從沒玩過這幺瘋的。祖兒用手慢慢的捏著自己的乳頭,另一支手還拿著用黑線綁在陰蒂上的酒瓶自己抽插著陰道,享受著余韻過后陰道里的快感。

克雷雖是酒醉,卻并未昏睡,只是模模糊糊的無力的張著眼看著這一切,只見著祖兒仍閉著眼,陰道里插著香檳,自顧自的搓揉自己的乳頭,享受著瘋狂的高潮。

但是當一切都清醒之后,理智回歸正常之后,祖兒發現自己失態了,不但沒讓藥商老闆請到客,做為醫生的太太還讓這些藥商們玩成這樣。

在認識克雷之前,祖兒因為在情人咖啡廳的工作早已和客人有了許多性關係,但一向不在乎過去的克雷,卻非常在意婚后祖兒的行為。祖兒的淫蕩樣在藥商圈廣為流傳,藥商上門找克雷推銷藥品還不忘稱讚一下夫人的身體,還毫不客氣的邀約玩弄夫人的轟趴。

一向站在醫學與成就尖端的克雷,怎忍得下這樣的屈辱。

*** *** *** *** ***

祖兒正躺在臥房的床上,舒適的氣溫與環境,卻無法使得祖兒安穩的享受著別人沒有的生活,祖兒身上穿著的,是性感的白色吊帶襪,雖然在床上,卻是穿著雙銀白色高跟的涼鞋。

1/3罩杯的白色胸罩只能夠將祖兒的胸部挺著,卻遮不住大小適中的傲人乳房。祖兒雙手被綁在身后,身上交叉的白色綿繩使得祖兒無法自由動作。穿著高跟鞋的右腳鍊著一條像狗鍊一樣的鍊子,雖然很長可以讓祖兒自由走動,但也只能在家里無法出門。

這樣的束縛讓祖兒無法適應,卻已經這樣子的經過了一個月的生活。

自從那次之后,祖兒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過著沒有手的生活了。腳上的高跟涼鞋繫在腳踝上,僅管雙腳已經酸麻,沒有可活動的雙手也脫不下來。

克雷正忙著離職前的工作交接,祖兒必須要這樣子的等到克雷下班回家后,才能期盼在洗澡時能夠有30分鐘的活動自由。

「我最愛的祖兒,我明天開始可以好好全心的照顧你了,醫院只有在需要我時才會找我幫忙緊急處理難搞的病人。我可以每天陪著你了。」

克雷的說話語氣,與一個月前文質彬彬的情形有著360度的轉變。在祖兒聽來,這樣的話語似乎帶著許多未知的恐懼。祖兒并不知道,她將面臨永遠的地獄生活。

夜晚依舊是穿著性感的胸罩與白色吊帶襪,銀白色高跟涼鞋似乎是永遠離不開自己的雙腳,克雷深情的擁抱著全身綁滿著繩索的祖兒,又愛又恨的望著她,撫摸著祖兒的胸部。這樣的衣著,是祖兒Party那天外衣里面的服裝。


「從明天開始,你將會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女人,也將是我永遠的祖兒,我會幫你的,幫你回到我身邊來。」克雷睡覺前說了這樣的話。使得祖兒開始害怕自己的未來會變成什幺樣子。但聽到克雷說會讓自己回到身邊,似乎又有了一點期待。

第二天的早晨,客廳里送來了幾個大型的箱子,拆封后原來是克雷在醫院時的一些醫療器具。克雷清空了一間房,把他弄成了像是醫院的醫療房一樣的房間。

克雷將祖兒喚醒后,抱著祖兒來坐到一張婦產科的診療臺上坐下,并用眼罩把祖兒的雙眼遮了起來。祖兒自從知道自己犯了大錯后,不敢有所反抗,況且苦于雙手被綁著也沒辦法掙扎。

克雷將祖兒的身上的繩索去除,順利的將祖兒的雙手往繞過后腦綁在診療臺上,腋窩上皺褶的皮膚被張得平坦緊繃。克雷脫掉祖兒身上的衣物,將高跟鞋放在一旁,望著祖兒迷人的身軀上的繩索痕跡。

「祖兒別擔心,我會協助你變成我的獨一無二的女人。」克雷輕輕的撫摸祖兒身上的繩索痕跡,心疼的說出這樣的話。

祖兒的雙腳被張開來固定在診療臺上放置雙腳的兩側。這個婦科用的診療臺使得祖兒的肛門與陰戶都張了開來。克雷望著陰戶回想祖兒陰道肛門都流著同事的精液,還插著酒瓶。臉色漸漸凝重,變成焦慮,最后變成激動。

「妳這賤人,我對妳這幺好,妳怎幺可以這樣對我,我..我..我要讓你這輩子永遠是我的,讓你給不了人。」克雷幾乎近似瘋狂的怒喊,祖兒害怕得不知該怎幺辦,想到克雷這樣發狂的情形,祖兒差點嚇得漏尿。

「嗚...對不起...克雷..我..我不敢了...請你原諒我..我會永遠是你的人的...嗚」

只見克雷拿起陰道擴張鏡,就將祖兒的陰道給撐開到最大,祖兒難受到了極點,猛搖下體,也不停的哭喊著。

「好痛..克雷..好痛啊..快裂開來了....嗚...求求你把它拿出來嘛...好痛」

只見克雷將一整瓶藥水倒進祖兒的陰道和子宮里,連續沖洗了兩三遍。離開了擴張器,祖兒鬆了一口氣,陰道像是鬆綁一樣的舒服。只見克雷又取了一條半透明的軟管,將祖兒的陰戶用衣夾撐開,在軟管上,克雷涂上了一些透明黏液,然后緩緩的插入祖兒的尿道。

「不行.不可以用那里..好痛..啊.要尿出來了..啊..不可以...」

這條導尿管,是特別從國外訂購的,是做為人工尿道的軟管,和硅質導管不同的是,他可以長時間植入體內成為人工導管。

祖兒感受到急促的排尿感,其實是因為尿導管壓迫到神經,所以一直有想尿尿且一直在尿的感覺。克雷特地將尿導管保留了至少5公分在尿道口外。

「好難過啊克雷..我想上廁所,讓我去好不好...」不管祖兒如果用力縮緊膀胱,都一直無法控制排尿的感覺。

克雷拿出了一個金屬製銀色發亮的貞操帶,幫祖兒穿上,貞操帶上有一跟金屬棒上面有兩個空心有很多洞洞的球,就剛好在陰戶的位置,是可以讓月精流進洞里從貞操帶上的孔流出來。克雷將他緩緩插入祖兒的陰道。

「啊~」一個月以來,祖兒除了被束縛著在家外,生理上的需求都沒有得到一點點慰藉,這樣的金屬棒雖然不舒服,但對祖兒來說,已經是很好的獎賞了。祖兒閉上了眼,舒服的品嘗它緩緩插入陰道的快感,即使是那幺些微的感覺,祖兒一點也不想放過。

貞操帶只是一片V字型金屬片,并沒有遮住肛門的位置,只是兩條金屬鍊從會陰處從旁經過臀部焊在腰上的扣環。前方V字型剛好遮住了祖兒幾天前被克雷用雷射除毛之后光禿禿的陰部,腰上卻有條金屬製的細環像皮帶一樣扣在腰部,內扣的卡筍一但扣上,從外面是無法再將他打開的,很明顯的,這是一種長期穿戴用的貞操帶。

「你這個不貞的女人,這個貞操帶,永遠都要這樣鎖著你,你帶給我的羞辱,我要讓你一輩子補償。」克雷心中因為羞憤而產生各種變態心理,一個月來,克雷都在想著要怎幺折磨祖兒,讓祖兒永遠只能死心的跟著他。

貞操帶似乎是依祖兒的尺寸設計的,陰戶的地方看來并不能完全蓋住下體,只有麻繩般粗細,但卻完美的服貼在祖兒的陰戶上。在尿道處的開口,克雷在伸出來的尿管前方,裝上了貞操帶上的一個裝置。

「以后你要去上廁所,要把這個閘門打開,尿液就會自己流出來知道嗎?」原來是裝上了尿道鎖,如果雙手綁在背后,就無法自己排尿了。

貞操帶卡在祖兒下體的金屬片上,在尿管上方陰蒂的地方,有個非常小的小孔,小孔中間有一根橫著的細金屬棒,由兩旁支撐著。克雷從箱子里拿出一些工具。

祖兒不知道這些工具是做什幺用的,但心理卻很清楚,這都是要折磨她的工具。但是很快的,祖兒就失去了知覺,昏睡了過去。


克雷在將祖兒麻醉后,拿了一個細夾,小心異異的將陰蒂從小孔中拉出來,可憐的祖兒,小小的陰蒂被拉得長長的,原本美麗肉色的陰蒂,充血后變成了紅色,并脹了起來。

克雷在陰蒂上涂抹酒精后,將穿耳洞的穿針從陰蒂上穿過去,并穿上貞操帶小孔上的細金屬棒,固定在貞操帶上,并將金屬棒兩端焊死在貞操帶上。這樣一來貞操帶就真的”穿”在祖兒身上了。

隨后又將祖兒吃著金屬棒的陰道外的兩片陰唇,從兩旁拉了出來,這樣一來,貞操帶就不只是穿著而已,還是吃進整個下體里。克雷將兩片薄薄的陰唇各穿了孔,繞過貞操帶在外面各掛著一條很別致的純銀鍊子,克雷也將鍊子穿過陰唇的小環上焊了起來。這個貞操帶并沒有鎖的地方,就是只有靠陰核上的穿針,把貞操帶永遠鎖在祖兒身上。

克雷望著祖兒粉紅色乳頭,腦中猛然出現祖兒乳頭綁著黑線吊酒瓶的淫樣,突然失控的左右拍打著兩邊的乳房。兩顆乳房被打得紅腫。

克雷拿出和下體貞操帶一樣銀色發亮的金屬製罩杯。將罩杯罩在祖兒的兩顆乳房上,罩杯中間有個開口,和貞操帶一樣中間有根細金屬穿在開口中央。

克雷將大小適中的細鋼圈套在祖兒的頸子上,就在鋼圈的正中間兩條細銀鍊分朝兩邊乳房分開,克雷用夾子將祖兒的乳頭從罩杯開口中拉了出來,心一橫,也將乳頭穿了孔,并將罩杯上的金屬棒穿過乳頭蜜肉里,接上頸圈上的銀鍊,架在罩杯上兩旁的小支撐點。

克雷在兩邊都穿上鋼製罩杯后,將細金屬棒從穿過乳頭蜜肉的兩端焊接在罩杯上。罩杯看來似乎比祖兒胸部大了一點,乳房在里面似乎還有很多空間。這樣一接把祖兒的乳頭給拉了出來,再也縮不回去。祖兒的乳房及乳尖就這樣要永遠的在鋼罩杯中被長長的拉著。

克雷瘋了似的又在祖兒的肛門細縫后面的肌膚上,兩邊的腋窩上,各穿了孔上了環。

利用祖兒還沒醒的時間,克雷趕著出門又弄了許多銀鍊子,各焊一條長短不同的鍊子在肛門后面的環,及兩邊腋窩的環上。

*** *** *** *** ***

祖兒從麻醉中慢慢醒來,沒有見到克雷,只看到自己仍舊被固定在診療臺上,蓋著被子。麻醉的關係,祖兒昏昏沈沈,但覺得全身多處疼痛,隨著麻醉越來越退,祖兒的感覺也越來越恢復了。

「好難過喔,到底我怎幺了,啊,胸部好痛喔,下面也是。」祖兒在心理問著自己

而且更難過的是一直有在排尿的感覺,而且尿道有很明顯的異物感。

祖兒一直躺到晚上,克雷才回來,因為有眼罩把祖兒的眼睛罩住,讓祖兒不知道自己身體怎幺了。

隨著自己的感覺,祖兒心理暗自感覺著:「好冷,克雷把被子翻開來了,到底是什幺為何不讓我知道呢?」祖兒心理想著

好片共享:香港肥仔瘦女自拍 1 | 讓熟女阿姨舒服 Part. 2 | 老婆首次拍照就和攝影師上床了 | 影片由飛機AV(dfjav.com)提供

「啊!胸部好痛,尤其是乳頭的地方,咦,好像有東西在拉著乳尖。」祖兒不知道克雷正在將身體穿孔的地方擦藥。

「克雷!放開我好不好,我好不舒服,我想上廁所,好不好嘛」

沒聽到克雷回應,只是感覺痛痛麻麻的下體,克雷把尿道鎖的閘門打開,尿液立即流了出來。只覺得膀胱一陣舒暢,尿液都流出來了,祖兒很自然的想縮緊膀胱,停止排尿,但是卻停不了,膀胱一陣發酸,一股好似失禁的無力感傳了上來,祖兒才想起克雷用尿管控制了排尿。不禁越來越緊張

「這樣我以后怎幺辦,難道真的只能像這樣排尿嗎?」

突然陰蒂一陣刺痛,祖兒叫了出來,但是克雷還是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是逕自的在陰唇陰蒂和肛門后擦著藥。

*** *** *** *** ***

一個星期的日子,祖兒的手都被反綁在背后,身上總是包著薄被,也都是由克雷抱著在家里的空簡里進進出出。

自從那天穿上貞操帶以來,克雷對自己又回復了溫柔,一天24小時的照顧著祖兒,陪她聊天,抱著她看電視,也下載了電影陪著祖兒看。但除了喝水與牛奶之外,祖兒靠著點滴補充體力與營養,也有一個星期沒有排便了。

克雷每天都會幫自己擦澡,也反覆的幫自己弄著胸部和下體,也都會抱祖兒躺到床上幫她全身按摩,但只要是要脫開身上的薄被,都會替自己帶上眼罩。礙于眼罩,祖兒一點也無法知道到底怎幺回事,而且這些地方也不再疼痛了。

除了不讓祖兒知道自己的狀況以外,克雷對自己又像以前一樣的好,一樣的聊天與說話。只是,每當問到自己身體的狀況,克雷就會大發雷霆像發瘋一樣的可怕。祖兒不敢再追問,也不知道克雷這樣要弄到什幺時候,但是以目前這樣來講,祖兒是滿足的,至少克雷會溫柔的對待她,而且又讓祖兒重新感受到愛意。


「看來應該是差不多了,以后不用再綁著你了。」

克雷將固定祖兒的繩索解開,小心異異的將祖兒連同被子抱到床上,也解開了身上大部份的繩索,只是,克雷仍堅持把手綁在背后,祖兒戴著眼罩,靜靜的享受著身體解開繩索的舒適感覺,克雷替自己穿了雙吊襪帶及絲襪,但是,克雷總是堅持要自己穿著高跟鞋。

不過,按照自己的感覺,克雷幫自己換上了另一雙細跟的高跟鞋,是自己那雙黑色很高貴的高跟鞋,因為那雙高跟鞋是克雷最喜歡的,而且有細鞋帶繫在自己纖細的腳踝上,而克雷正在幫自己把鞋帶扣在腳踝上。

就憑著這一點,祖兒所有受的委曲與傷害都無所謂了,就算是貞操帶和尿管也無所謂了,因為克雷幫自己換上克雷最喜歡的衣物,而不是之前和同事發生關係時穿的那套。這表示克雷原諒了自己。

光是這樣的感覺,祖兒數日來滿心的幸福感,就足以取代任何事了。

克雷將祖兒的眼罩取下:「該起來了,我幫你把手上的繩解開,我們去外面吃飯」

祖兒歡喜的答應了。克雷將被子翻開,將祖兒翻到背后將手解開,將近兩個月來的束縛,終于得以解脫。祖兒正高興之時,斗然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掛在兩邊腋窩下兩條銀色的短細鍊,垂到胸部再下一點的地方,乳房上和下體一樣銀色發亮的胸罩「難怪我感覺身上有東西,還以為是因為太久沒活動的錯覺,原來,是戴上了胸罩」正想走近鏡子,下體突然一陣酸麻,祖兒注意到了自己穿著貞操帶,卻連陰唇和肛門后都上了鍊,陰唇上的兩條鍊子垂到膝蓋,尾端各有一個小鉆飾,肛門后面的那條鍊,繞著腰部繞了一圈成了栓在身體上的腰鍊。

「貞操帶以后將永遠束著你淫蕩的下體,我已經把鎖封了,另外,你可能也感覺到,貞操帶上有一個特別的鎖,穿過你的陰核焊死在底下,好色的乳房也有根一樣的金屬棒穿過你的乳頭拉長出來架在罩杯上,還接在像狗鍊一樣的頸圈上,這輩子,你永遠別想脫下這件全身貞操帶。」

「至于你那好色的陰道呢,里面的東西你應該不排斥吧,以后你只能用嘴來和我做愛,那個淫蕩的地方,我要永遠封起來。哈哈哈哈.....」

祖兒望著克雷,不禁哭了出來,臥在克雷身上「嗚....如果這樣才表示你原諒我,那我都接受...我都接受....嗚」

「只要你乖乖聽話,我就原諒你。」克雷又恢復了原來的溫柔

「現在走吧,我們去吃飯,你必須要吃點稀飯。」

克雷拿了件無袖的背心和黑色的短裙給祖兒「來,我來幫你穿」

「可是...這樣人家會看到我的...東西...」

克雷并不回答祖兒,仍舊替祖兒穿上衣服

克雷小心異異的穿上背心和短裙,并把腋窩的鍊子拉了出來在背心外,不管是從前后面看,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體掛著垂下來的鍊子。胸部罩杯把原本沒有那幺大的乳房拉著,會讓人看到尖尖的乳頭,還清楚的從袖旁可以看到罩在乳房上的銀色罩杯。最明顯的,是祖兒頸上的銀色鋼環,正面喉嚨中間有兩條細銀鍊,伸到背心里,白色背心把胸部的情形透得一清二楚。

祖兒不敢離開大門,這輩子沒有這樣在外面過,況且還是會讓人覺得自己很變態的狀況。

克雷拉著祖兒的手,逕自往電梯走去,祖兒只好大步跟上,這樣一來,身體的大幅度走動,會牽動到貞操帶,而拉扯到陰蒂。

乳房因走路而晃動,乳頭卻被硬生生的拉在鋼罩杯上,使得乳房在罩杯中只能靠固定在罩杯上的乳頭支撐,在罩杯里晃動。另一方面,祖兒一直覺得有尿液的感覺,有隨時都在漏尿,而且邊走邊尿的感覺。加上強烈的羞恥感,還沒到電梯口,祖兒就發現陰道已經溼了,且流了一點水出來。

「克雷...走..走慢一點...好不好..求求你...我..我..好羞恥」

進了電梯,克雷不客氣的就摸向祖兒的陰戶「你這淫蕩的女人,好色的陰戶這樣就溼了」

克雷不悅的拉著祖兒走向停車場,因為陰蒂連續拉扯的關係,祖兒每走幾步路就禁不住的叫了一聲,還沒走到車上,祖兒就已經興奮了。

可是,這樣一來,陰道里的小金屬棒和金屬球似乎沒辦法滿足陰道的需求,反而成了挑逗的工具,讓祖兒越來越燥熱難安。克雷當然知道這個情形,上了車,克雷就拿了個裝置,接到車用插頭上,另一頭接到祖兒的貞操帶里的軟棒下的小孔。

「克雷!這是....」

正當祖兒問了出口,馬上就知道是怎幺了。祖兒全身僵了起來,兩只腳開始打直并像抽筋一樣的抽搐,下體也開始抽動,原來金屬棒上隨著車子開到路上,正電擊著祖兒的陰道,使得祖兒得到了陰道里等候已久的滿足。

屁股忍不住的扭動,牽動到陰蒂,克雷索性邊開車,一手邊拉扯陰唇上的鍊子,使得祖兒在車內再也忍不住,在車子里大聲的呻吟。祖兒知道克雷正打開她的車窗,而車窗旁有許多機車騎士,但是電擊加上陰核和陰唇的拉扯,雖極力想壓低呻吟的聲音,卻怎幺也忍不住身體的強烈感覺逼迫她大聲的呻吟。

就短短的10分鐘車程,祖兒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高潮了3次,并且大聲的喘息著。甚至于連下車的力量也沒有。

克雷刻意把車停在角落,讓祖兒休息并恢復體力。

「該論到你幫我服務了吧,我要射到你嘴巴里,你給我含著直到我答應你吐出來為止。」

祖兒為難的幫克雷吸吮著陽具。直到快射精時,克雷將祖兒的頭壓住,并快速的在祖兒的口中抽插,把累積以久,積怨的精液全部射到祖兒的口中。

雖然以前就曾幫人口交過,但因為男人精液的腥味難忍,所以都是隨后吐出來或是讓他流出來,而現在克雷的精液不但過多,還要含在嘴里一段時間。祖兒不禁感覺嘔吐,但一想到克雷交待的事,又立即忍了下來,但還是不小心從嘴角流了些白色的精液出來。

「好吧!你既然敢流一些出來,你就不準給我擦掉。」

克雷拉著祖兒離開停車場,大步往餐廳走去,祖兒又受到貞操帶拉扯陰蒂,在路中又忍不住快要高潮,又必須忍著口中快要做嘔的精液,排尿感又在此時越來越重,加上強列的羞恥感。祖兒終于忍不住達到高潮,在路中停了下來,這下嘴角又流出更多精液出來了。

克雷不準她擦掉精液,然后不等祖兒自己進入了餐廳,過往的人無一不注視著祖兒腿間鍊子,在那議論紛紛,有些路人甚至看出了祖兒嘴角的液體。甚至有人停下來注視祖兒,直到祖兒最后進入了餐廳。


「去廁所吐掉吧」

祖兒到了廁所,如釋重負的將滿嘴的精液吐掉,并擦拭了嘴角。

祖兒小心異異的將腿間的鍊子拉起,以免沾到髒東西,拉起裙子,蹲下去將尿道鎖打開,讓尿液流出來,直到不再滴漏為止。祖兒難受的將尿道鎖關上,卻始終不敢站起,因為排尿的感覺一直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控制,感覺還在尿怕站起來會尿到自己。等了好久才終于克服心理的障礙,站起來整理衣服。

回到座位上,克雷已經點好了一些清粥小菜,祖兒體力過于透支,食慾不是很好。

「祖兒乖,要吃一點東西,不然身體會受不了的,等會兒吃完我慢慢牽你回家好嗎?」

每當克雷像從前一樣對祖兒溫柔的時候,好像所有的苦都甘之如貽,祖兒開始吃了些東西。可是,當祖兒舉起手背吃飯或夾菜時,腋下的鍊子就會隨著晃動,因為穿背心的關係,其他的客人都在議論紛紛。

祖兒發現了別人注視的眼光,羞愧得滿臉通紅,也不敢再伸手夾菜了,但是不知道為什幺,羞愧卻帶來了一點性奮,覺得自己被眾多人強姦,不由得陰部又濕了起來,祖兒低著頭,血液在身體里卻越來越活躍,乳頭也脹了起來,而且乳尖的蜜肉里緊緊的擠壓著穿過的金屬,乳頭就越來越癢,每輕微動一下身體,幾乎懸吊在罩杯里的乳房就不住的振動,牽引到敏感的乳尖神經,使得下體越來越濕了。

「克雷...我們回家好不好...我..身體好難過..」

「怎樣,被人看得很爽吧,媽的賤人,喜歡被看是不是,喜歡被看我就讓你爽個夠。」克雷早就發現了祖兒的異樣,醋勁使得他又萌起變態念頭。

克雷起身往外走,祖兒也跟著起來,不料克雷突然把手從祖兒的裙下伸進去,把陰鍊當眾拉了出來,直接牽著往外走,祖兒裙子被陰鍊拉到了上頭,整個下體都露了出來。

「怎幺這樣淫蕩的女人啊,還在那里戴著鍊子。」

客人在那議論紛紛。祖兒則是礙于陰唇被牽著,不得不快步走,當場的男生無一目瞪口呆的看著。可是高跟鞋會使屁股扭動,貞操帶又拉扯到陰蒂,全身力氣消散,又要努力撐著踩著高跟鞋行走,陰唇被拉得長長的。

「克雷...走..慢一點..等等..我..下面好痛」雖是這樣說,祖兒卻是因為這樣拉著敏感的陰唇而下體的水一直外流滴在地上。

不消多久,祖兒在停車場中央再也忍不住,不禁大叫了出來

「克雷...求求你等等我...我..我快出來了....啊..不行..不能拉..不能再拉了...啊..不要...等...克雷..等...等一下...啊..不..行..了...啊..快停下來..我..要出..出來了..快..快出來了...不要..再..啊..走了...啊~啊~啊~~~~~」

全餐廳的人都不注的往停車場看,祖兒就再眾人的眼睛強姦下再一次高潮。陰蒂被貞操帶的橫棒貫穿著,拉出陰戶后被貫穿了一根金屬棒架在貞操帶外面,就一直沒有縮回去過,祖兒全身都失去了力氣,高跟鞋幾次都差點讓祖兒重心不穩摔倒。

回到車上,祖兒低聲嗚咽著,為著剛才在眾人面前高潮的羞恥而嗚咽著,可是心理卻不知為何的,越想就越興奮。

克雷心中一股醋勁因為剛才踐踏了祖兒而稍有平穩,反而是有些對祖兒的不忍。畢竟克雷還是愛她的。

為了補嘗一下心愛的祖兒,克雷在車上,又將電擊器接到祖兒陰道里的軟棒,這一次,祖兒知道是什幺東西后,反而挪動坐姿好讓克雷將連接線插進去。

當克雷再度打開電源后,祖兒抖了一下,沒多久,就突然雙腳伸直抽筋了起來,又像剛才來時一樣,嘴里控制不住呻吟的音調,大聲的在車里呻吟。陰道里又痛又麻又癢又空虛,被電擊的感覺讓她幾乎翻了白眼。

祖兒忍不住的雙手緊緊抓著乳房,卻怎幺用力也沒辦法按摩罩在鋼杯里的乳房。祖兒這時才真正體會到自己的乳房已永遠無法再有快感了,克雷見狀,不時的拉扯頸環接到乳頭上的銀鍊,這至少可以補嘗一些乳房上的缺憾,祖兒感到一陣極度的高潮后,翻了白眼,雖是昏了過去,但兩條腿仍在微微的抽敘著。

克雷關掉開關耐心的等著祖兒清醒,并要祖兒為他口交,祖兒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勉強的緩緩的舔著克雷的陽具,直到白色液體全部射到祖兒的嘴里。

「不準給我流出來,給我含著,直到回家后把他給我吞進去」

*** *** *** *** ***

十年過去了,雖然克雷帶著自己走遍臺灣各地游山玩水,但祖兒總是承受著這樣的拘束的身體束縛,十年來都只是用嘴為克雷口交,也已習慣了被要求含在口里的那股腥味,也不知吞下多少次了。而自己的快感郤永遠只有在陰道里的那根小金屬棒以及貞操帶拉扯的陰蒂。


袓兒早已習慣了控制排尿的那根尿道鎖,甚致在公共場合被克雷變態的要求到男廁排尿,把尿道鎖的開口對著尿斗像男人一樣站著排尿。一個長髬飄邑,穿著高跟鞋的女人,站在尿斗前,拉起短裙,露出亮銀色的金屬貞操帶,忍受旁邊男人們淫樣的眼光,打開閘門站著排尿。

這樣的生活一晃眼也過了十年。被拉出來架在貞操帶上的陰蒂早就失去了彈性縮不回去了。乳頭也早被拉長,而乳房更是早已失去彈性,只能垂在鋼罩杯中晃動。

克雷走了,留下了大筆遺產后離開了人間。也留下了每天以淚洗面的祖兒。

「袓兒,把所有束縳解開吧,我原諒你了,帶著遺產,好好的生活吧,再尋找自己的幸福吧。」

這是克雷所說的最后一句話。因為這句話,祖兒自由了,終于可以脫去身體長久以來的貞操帶。這也是祖兒第一件最想做的事。

但是嵌在肉球里的金屬棒架在貞操帶上,是如何也想不出方法拿掉。祖兒找出了克雷生前的工具,將嵌在陰核里的金屬棒從旁剪斷,再從旁邊從肉球里抽出來。這樣一來,下體終于得到了自由。陰道又重新呼吸了自由空氣。

祖兒依樣的將嵌在乳頭里的金屬剪斷,把長久以來在乳房上的鋼罩永遠的從身體拿掉了。但項圈卻怎幺樣也找不到方法打開,如果不找工匠幫忙又無法破壞掉。只好先留著項圈以及接在乳頭上的鍊子。

祖兒閉著雙眼躺在床上享受著身體沒有貞操帶的感覺。陰道里沒了金屬球,祖兒重新取回了陰道的控制權。

「目前這樣就夠了,腋下的鍊子、陰唇上的鍊子以及肛門后的鍊子,再慢慢處理吧。況且拉著也滿舒服的。」祖兒心里這樣盤算著。

正想站起身去沖洗一下,「怎幺把尿管給忘了」祖兒心底最希望的就是重新當回正常的女人,而尿管正是必須要拿掉的東西。

祖兒到了浴室,小心異異的將尿管試著向外拉

「嗚~好痛」

多年來尿管和尿道密合在一起,突然要取出來,有點麻煩。祖兒仍舊不死心的忍著痛,慢慢一點一點的將尿管抽掉。

「啊~終于拿掉了」

祖兒仔細的沖洗著身體,回房后仔細照著鏡子端詳自己。

乳房長年困在鋼罩中,早已失去了彈性,只是靠著架在鋼罩上的乳頭支撐著,祖兒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卻沒有什幺感覺。失去了乳頭的支撐,兩顆乳房像個洩了氣的氣球一般垂在胸前,兩個乳頭被拉得長長的。

被拉出來的陰蒂,卻是怎幺樣也再縮不回去了。卻垂在下體長長的像個沒有勃起的小陰莖。

「咦~下面濕濕的」

祖兒拿起鏡子,照著下體,這下才發現,原來是在漏尿。祖兒心跳越來越快

「難道我再也無法自己控制排尿了嗎」

幾天過去了,尿液仍不斷的從尿道口滴出來。即使祖兒用力縮緊肚子,尿液仍舊滴漏出來。陰蒂也真的沒有縮回去的跡象,乳房仍是垂垂的掛在胸前。祖兒暗自哭泣著自己的身體變成這付樣子。

脫下高跟鞋,祖兒卻變得不會走路了,腳底不斷的抽筋讓祖兒痛的要命。

更另祖兒痛苦的,是不論用多大的電動陽具,都沒有辦法讓自己高潮。祖兒下體里插著根超大的陽具,已經連續更換電池轉了幾天了,仍是一點高潮感覺也沒有。

不管如何撫摸陰蒂,也無法讓自己高潮,只是換來一股宣洩不了的性慾。

祖兒越來越痛苦了,因為性慾已經累積到了頂點,卻始終無法高潮。直到將貞操帶上的金屬球及金屬棒重新插回陰道,并把克雷特製的電擊器接上,開啟電擊器,祖兒拉扯全身上下的鍊子,才又得到了高潮。

但是,這也意味著自己永遠無法享受正常女人的性愛,只能依賴電擊了。

祖兒無法不去想到克雷,加上自己也已經無法再回到從前的樣子。

越是想念克雷,就越是想到身上的東西,為了一解相思之苦,祖兒索性重新插回尿管,穿上貞操帶,架回鋼罩,也重新將金屬棒穿回陰蒂架在下體的貞操帶上,也將乳頭重新穿上金屬棒架回鋼罩。這樣至少能讓子祖兒覺得克雷仍舊在旁邊折磨自己。

*** *** *** *** ***

桃園車站的公廁里,一個女人穿著性感的高跟鞋,站在尿斗前,撩起裙子露出金屬的貞操帶,女人打開尿道鎖的閘門站著排尿。

回到車上,接上電線,女人在人來人往的站前停車場的車里抽蓄著。

「啊~克雷,我...快不..行.了..啊...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