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特種兵學校密事 5.3
特種兵學校密事 5.3
陳桐放開吊繩,隨著韓雪的一聲驚呼,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個打手隨即撲了上去,竟然被韓雪一腳蹬開。

    過去虐待韓雪的時候,她從來沒有真正的反抗過,陳桐也沒有想到在經受了長時間的鞭打以后,她竟然還能如此有力的反擊。

    監察軍官也已經完全入戲,他冷笑一聲,一揮手,另外兩個打手也撲了過去,死死的抱住韓雪的兩只腳,把她拖到了刑床邊上。

    三個人把她抬起來,仰面綁在刑床上,兩腿大大分開,分別綁在兩邊的柱子上。

    雙手也綁在了刑床的另一頭。

    韓雪一面掙扎,一面高聲叫著:”放開我!!!我不是間諜!”不過,根本沒有人理會她的哭喊。

    一個打手已經急不可耐的脫掉褲子,站在韓雪的兩腿之間,雙手按住她的胯部,把高高聳起的肉棒狠狠的插了進去。

    韓雪的淫水早就浸濕了自己的小穴,肉棒毫不費力的頂到了她的最深處。

    另一個打手站在她的側面,提著一根馬鞭,不時的鞭打韓雪的胸腹部。

    韓雪隨著皮鞭不停掙扎,這樣正在奸汙她的打手幾乎不用費力就可以享受到充分的快感,沒過多久就射了出來。

    很快另一個打手又撲了上去。

    幾輪下來,韓雪漸漸失去了掙扎了力量。

    一個退下來的打手正好站在崔副主任的邊上,他小聲說:”崔主任不上去搞一炮?”崔副主任笑著說:”這不算什幺,要一邊摧殘她的奶子,一邊干她才叫舒服。

    我還是先享受一下口交吧。

    ”他叫攝像師把鏡頭搖向韓雪的下體,一面舉起一個早已經準備好的提示牌,上面寫著,”準備開始口交”.韓雪淚眼摩挲的看了一眼陳桐,陳桐點點頭。

    韓雪也只好朝點了點頭崔副主任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崔副主任對在旁邊觀戰的劉將軍說:”劉將軍,你去先享受一下吧!”劉將軍局促的擺了擺手。

    崔副主任有看了何威一眼,何威沒有理他。

    崔副主任于是接開皮帶,提著褲子繞過攝像機,走到韓雪的頭邊,把肉棒伸進韓雪的嘴里,抱著韓雪的頭,狂干了起來。

    同時還指揮旁邊的打手,繼續鞭打韓雪的胸部。

    韓雪的下身不停的扭動,配合著攝像機記錄自己被輪奸過的過程。

    頭部卻要盡量保持穩定,給崔副主任口交。

    陳桐和何威都退到了隔壁房間抽煙。

    劉將軍也跟著進來,”韓雪了真不容易啊!”劉將軍對他們說。

    ”這才剛開始呢!好戲還在后面。

    ”陳桐微笑著說。

    劉將軍點點頭。

    ”我知道,我是說不知道你用手段把你手下的這幾個女兵調教得這幺聽話,心甘情愿讓你們虐待。

    ””她們都是好女孩!”陳桐解釋說:”只要讓她們明白,她們對國防事業最好的支持就是貢獻出自己的肉體,她們還是很愿意獻身的。

    接下來就是訓練她們絕對服從和忍受痛苦的能力就好了”劉將軍說:”不過忍耐總是有極限的……”陳桐點頭說:”是啊,我也很擔心呢。

    平時做拷打訓練的時候,要是我們虐待得太殘忍,韓雪也會求饒,不過我們可以不理會她的哀求,繼續折磨下去。

    當時這次拍片就不一樣了,等到韓雪意識模糊了,不知道她還能不能繼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呢。

    ”這時候郭小茹也拎著一個大包走了進來,”雪兒一定能行的。

    她平時就喜歡研究酷刑,要是你們不總是停下來讓她口交,她應該能很快進入角色,做到甯死不屈都沒問題。

    不過你們平時玩習慣了,等她下身被弄壞了,你們有忍不住要干她的小嘴,她進入不了角色,那就麻煩了。

    ”陳桐笑著說:”看來你還挺了解我們咯,你也跑到這邊來干什幺?”郭小茹挽著劉將軍的手說:”我來伺候劉將軍咯!要是像上次那樣,沒把劉將軍伺候好,你們還不得又暴打我一頓。

    嗯……還有,你們昨天說要玩鐵環穿胸的大刑,我從倉庫里面找來了幾個大鐵環,你們看能不能用。

    ”她從自己的大包里面拿出來了四個直徑大約三十公分的鐵環。

    卻遞給劉將軍,笑嘻嘻的說:”劉將軍,這就是上次我給你說過的,用來穿刺我的奶子的鐵環,雖然不完全一樣,但是也差不多。

    劉將軍不好意思的把鐵環遞給何威和陳桐,:”這個……這個鐵環還真是很粗啊。

    ”郭小茹向何威解釋說:”這個鐵環可以分開成兩個半圓,也能很方便合成一個整圓。

    看起來黑漆漆的,要穿到雪兒白白的奶子里面,看起來肯定會很震撼。

    不過就是太粗了……比一個指頭還粗……要是燒紅了再穿刺乳房,不容易掌握溫度。

    ”這時候高挺也跳了進來,一把搶過鐵環,貼在郭小茹的胸前,一邊發出”吱~吱~吱~吱~”的聲音。

    郭小茹一邊躲閃一邊笑著對何威說:”我可不想再受一次這個罪了,這次雪兒要倒霉咯。

    ”高挺拍著郭小茹的肩膀說:”我聽見你剛才說用燒紅了的鐵環穿刺乳房,不容易掌握溫度幺。

    現在雪兒的奶子可是個寶,要接受各種各樣的酷刑,要是一下子全烙壞了,其他針對女囚胸部的拷問就展現不出來了。

    所以呢要先用你的奶子來做測試。

    ””啊!不是吧!”郭小茹害怕的把雙手抱在胸前,抬頭祈求的看著陳桐。

    陳桐不懷好意的笑著說:”你這次的任務可是要擔當女主角助理,除了要給大家泄欲,也要幫韓雪試刑啊!”郭小茹臉色都給嚇白了,不自覺的晃動著上身,歎了聲氣,”唉,以前我被壞人折磨的時候,他們也是在一個垂死的小姑娘胸脯上做實驗。

    這次可輪到我了,可是那時候,那個女孩子都已經被虐待廢掉了,做實驗也算是廢物利用,我…”高挺接口說:”你要想被廢物利用也行,我們可以先把你弄廢掉…怎幺樣””你!……”郭小茹氣得說不出話來。

    高挺接著說:”要是溫度太高,真的把你的這一對大奶子烙沒了,那我們就真要把你當廢物好好利用一番了。

    ”郭小茹眼淚都掉下來了,生氣的對高挺說:”那我也不要你來烙我,你一定會故意搞破壞的!我要何威來做實驗。

    ”高挺搖著頭,故意小聲對郭小茹說:”何威才是真的想把你的奶子烙壞,免得在韓雪身上出現失誤呢,你可別信他。

    ”郭小茹賭氣說:”我甯可讓何威把我的奶子烙沒了,廢物利用都行,就是不讓你烙。

    ”何威安慰的說:”放心吧,你奶子這幺大,一定受得了的。

    ”他抬頭問高挺:”你怎幺也過來了?那邊進行得怎幺樣?”高挺說:”我也忍不住讓韓雪給我吸了一把,這次輪奸估計還得要持續一會兒呢!”何威擔心的說:”我過去看著吧……”說著對郭小茹眨眨眼睛,走了出去。

    高挺繼續逗郭小茹說:”何威不管你,我可以一定要做這個實驗,還要把鐵環燒得特別熱,特別紅,還要你睜眼看著,到時候看看你這小淫娃下面會不會流水。

    ”郭小茹叉著腰,把胸脯挺到高挺面前,瞪著他說:”那好,反正在我的胸上就兩次測試機會,你要貪玩,測不出合適的溫度來,看陳主任怎幺收拾你。

    ””我會被扣多少工資啊?”高挺向陳桐眨了眨眼。

    陳桐也配合的說:”工資倒不用扣,反正小郭又不用上鏡頭。

    就是鐵環不比鋼釺,還要用鉗子夾著,咱們在烙韓雪之前,可得現在小茹身上把手練穩當了,奶子烙沒了,可以在其他地方試試,只要是肉嫩的地方就行。

    測試到測試成功爲止!”他又對高挺說:”不過烙完了你可別讓她給你口交,當心她咬你,哈哈”高挺回頭興奮的對郭小茹說:”要是你答應一邊在我烙穿你大奶子的同時給我口交,我就爭取一次成功,給你留一個完好的奶子,行不行?”郭小茹搖頭說:”我可做不到,那樣的烙法,會疼死我的……我可不能保證我的嘴巴還能聽我大腦的支配……”郭小茹把哀求的對象轉向了劉將軍。

    劉將軍嚴肅的說:”小郭啊,他們和你開玩笑呢,我幫你看著,不會讓你和雪兒出什幺大事的。

    ”郭小茹挽著劉將軍的手走了出去,一邊嘟囔著說:”劉將軍,到時候你可要幫幫我和雪兒啊!”陳桐望著小茹和劉將軍的背影,對高挺說:”等輪奸完,我們就開始連夜拷問韓雪吧!明天……”高挺說:”明天我還有個教學任務,給新一期的刑偵訓練班展示女人的身體,講解各種婦刑的實施部位。

    原本是準備讓韓雪來當模特的,這下沒有人了。

    ”陳桐問道:”其他人呢?”高挺說:”張瑛還在醫院,李惠要教搏擊訓練課,陳潔也有教心理學和英語的課程。

    ”陳桐想了想,突然說到:”女間諜訓練班那個新學員,挺漂亮的那個,教什幺來著,你看看能不能讓她當這個裸模。

    ””哦,你說夏蕓吧。

    ”高挺高興的說:”上次說完我還真調查了一下,的確是虛報年齡,現在還不到15歲,那叫一個嫩啊””對,是叫夏蕓,現在的女孩,營養好,發育得挺不錯的啊。

    ””嗯!”高挺咽了一下口水,”她家境不錯,父母都是部隊上的人,好像官還不小。

    她的學習成績不怎幺樣,她的父母就托關系,把年紀報大了兩歲,送到部隊里面來了。

    也不知道怎幺搞的,竟然會混到要命的間諜訓練班來了。

    ”陳桐也恍然大悟的說:”你這幺一說我就知道了。

    她媽媽是文工團的孫團長,也是個美女,怪不得夏蕓長這幺漂亮了。

    兩年前我要把張瑛從文工團調動到間諜訓練班,還去拜會過孫團長,那時候還是中校,現在應該是個女大校了。

    她要想把女兒送到部隊來,自然不方便呆在父母身邊,不過也不至于送到間諜訓練班來啊。

    ””是啊!”高挺點頭說:”既然他父母都是高官,我們還動不動她了?”陳桐說:”沒事,既然來了間諜訓練班,她也應該知道,女間諜都是靠色相吃飯的。

    這回正好試探一下,她是不是受虐狂的料。

    對了,說道張瑛,何威覺得她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我得打個電話,通知她明天去和那些虐待過她的學生開個討論會,一定要把學生們的興致調動起來””好!”高挺說:”咱們今天還是先審訊雪兒去吧!”